广东甜品美食联盟

【书楼】华林书院:性属族院,独重文学(下)

胡氏宗亲网2018-07-04 08:15:43


在拍照完毕之后,樊明芳带着我二人继续向山上攀登。走了很长的一段路,当我实在没有力气之时,终于来到了李八百的洞前。樊明芳介绍说,这个洞原本有三层,里面面积巨大,可惜因为洞口坍塌,无法入内一看了。而在李八百洞前方几十米处,则是华林书院创始人胡仲尧的墓,于是前往这里拍照,感觉此墓为近年重新修建者,但樊明芳说:此墓为原址修建,因为有历史记载——胡仲尧就葬在李八百隐居之洞的旁边。


山间平坦之地


回来后查资料,《中国历史百科全书》中果真提到了胡仲尧跟道教之间的关系:


华林书院地处的华林山本身就是道教的一个著名山头。华林书院的学习内容已有道家的著作,宋人题咏中也经常提到华林与道教的关系,张洎说:“草堂临洞壑,仙药满庭除,近接真灵境,时回长者车。”姚秘说:“南纪仙乡景最佳,林泉幽致有儒家。”而胡仲尧与之交游甚笃的徐铉、王禹偁、王钦若都是宋初的著名道学家。都曾奉命为朝廷校譬整理道家经典,胡仲尧生前大力修建书院学校,也同样全力修建道观,如他捐资建闿业观,“增湫下为爽垲,易卑屋为崇光。栋宇之设,则因夫故基;制度之中,则考于经法。凡殿堂、门阙、居室、厨廪,延袤周偏,殆且百区。三尊众真,羽仪侍卫,精严肃穆,不可为状。履端闱,造广庭,悦然如从。”可见闿业观规模的宏大。胡仲尧生前修观,殁后也埋在华林山道教仙洞李八百洞右,“盖生既吟咏憩息于其间,死亦思羽化藏玉于其所”。


拍完胡仲尧的墓,原路下山,毛静一路上感慨着这里大量的蔓藤植物缠死了大量的树,他一再建议樊明芳要跟管委会打招呼,对这些藤条进行清除,否则多年之后,这座山上除了藤条就难见其他树木了。


华林书院遗址


再回到那片开阔之地时,就远远地听到了叽叽喳喳的说话之声,走近一看,原来是十几位年轻女士铺着一张塑料布在那里聚会,她们看到我等三人从山下走了下来,立即招手示意我们走过去。原来,这是旁边一个县医院内的一群护士,她们其中一位是今天过生日,她们是特地来到这里为这位同事举办一场别开生面地庆生会。


这些年轻的护士们特别热情,一定要请我们参加他们的庆生会,并分享自己制作的生日蛋糕。那块蛋糕的外形看上去,像个巨大的馒头,但切开来,则有一层一层的添加物,我不清楚这是什么食材,但吃起来却有馒头加奶酪的中外合璧感。毛静果真有大学老师的风范,他立即组织这帮女士排好队,摆出不同的姿势让我来拍照。看着她们的笑脸,真让人体味到了何为世间的美好,而后我等在欢快的笑语中离去。


石盆完好无损


而樊明芳依然坐怀不乱地想着盗墓贼的事情,刚走出几步,他又给朋友打电话在谈论这件事,而我则依然惦记着:当年的华林书院为何孤零零地建在这大山之中?


对于华林书院的建造时间,段玲玉、傅荣贤所撰《华林书院藏书略论——以宋初组诗为研究视角》一文中说:“华林书院是胡珰(891-946年)在南唐前期创办,并由其孙、北宋国子监主簿、教育家胡仲尧于北宋太宗雍熙(984-987年)初年扩建的一所私人书院。”看来,此书院的初创期可以追溯到南唐前期的胡珰,而这胡珰就是胡仲尧的祖父。


遗址的另一侧


关于胡珰的祖上,虞文霞、王河所著《宋代江西文化史》一书中称:“华林胡氏是江西著名大族,其始祖为刘宋时的将军胡藩。据明代江西名人杨士奇《华林胡氏族谱》一文说:‘华林之胡,盖出于满(胡公满)。’”这里又讲到了刘宋时期的胡藩,看来胡藩才是江西胡氏的始祖。对于这个来由,胡氏族谱上称:“‘先世家邳之宿迁(今江苏宿迁县),至刘宋太子左卫将军藩有功于朝,赐土于南昌,乐华林山水而居之,遂终焉。”原来,奉新胡氏是来自于江西宿迁县。因为胡藩立有战功,所以皇帝就赏赐了一块在南方的土地给他,但胡藩却喜欢奉新的华林山水之美,于是他就居住到了此地,而后就繁衍出了奉新胡氏。


嘉庆元年刻石


对于这段事,《宋代江西文化史》中说:“胡藩字道序,尤擅长武艺,累立战功,曾任鄱阳太守,永嘉中位太子左卫将军,卒谥壮侯。而华林之地是因胡藩战功所封之地。也许是集山水之灵秀,胡藩生有六十多个儿子,诸子长大后析居各地,于是胡氏家族便成为盛族。自胡藩历二十四世,至唐末,华林胡氏有胡城者,官至侍御史,生有五子名珰、瑜、琼、、球,胡珰以宗子身份留居华林。这个以武功起家的华林胡氏,到了胡珰辈发生了根本转变,即以文风传家。”


胡仲尧纪念刻石


对于书院的初始建造时间,按照《祭华林始祖侍御史城公祖妣耿氏夫人二墓文》的记载,华林书院的建造者也是胡珰:“唯长子珰,独居华林,家风孝友,为大宗家。元秀峰下,建立书院,筑室百区,广纳英豪,藏书万卷,俾咀其葩。”同样,道光年间所修的《奉新县志·垅墓志》中说:“珰居华林,以书堂闻天下。”


根据这些资料的记载,华林书院的建造人应当胡珰,那为什么有些资料上却说华林书院的建造者是胡仲尧呢?比如《宋史·孝义·胡仲尧传》中称:“(胡仲尧)构学舍于华林山别墅,聚书万卷,大设厨廩,以延四方游学之士。”这里直接称是胡仲尧建造起了华林别墅,并且在此藏书万卷,但并未提到其祖胡珰。而产生这种结果,则跟胡仲尧的一段经历有很大的关系,《宋史》中称:“(淳化)五年,(仲尧)遣弟仲容来贺寿宁节,召见仲容,特授试校书郎,赐袍、笏、犀带,又以御书赐之。公卿多赋诗称美。” 


下望


宋淳化五年,胡仲尧派他的弟弟胡仲荣前往朝中贺寿,皇帝召见了仲荣,而后给他封了一个官,同时还赏赐了不少物品,这其中就包括了皇帝的御书。得到这样的奖赏让朝中的大臣们都十分羡慕,同时“华林书院”之名也在朝中流传开来,有很多人给华林书院题诗歌咏此事,著名诗人王禹偁在《诸朝贤寄题洪州义门胡氏华林书斋序》中有如下的描述:“今岁寿宁节,胡氏子有献华封之祝者。上益嘉之,制授试秘书省校书郎,面赐袍笏,劳而遣焉,且颁御书以光私第。由是,有位于朝、有名于时者,校书皆刺谒之,且盛言其别业有华林山斋,聚书万卷,大设厨廪,以延生徒,树石林泉,豫章之甲也,愿得诗什,夸大其事。自旧相司空而下,作者三十有几人,诠次绾纪,烂然成编,再拜授予,恳请为序。”


为什么要把书院建在这大山之中?


这里也讲到了华林书院藏书万卷之事,因此说,华林书院的出名是到了胡仲尧时代,虽然该书院的初创者是他的祖父胡珰,但人们更多者则是把胡仲尧视为该书院的创始人。


而对于皇帝赐书的数量,《华林胡氏族谱·秘书郎栝公原序》中说:“仲尧以三世义居孝悌著闻,太宗朝诏有司旌表门闾,俾本郡给复徭役,特授本州岛助教,后迁国子监薄。仲容以寿宁节修贡,复授秘书省校书郎,给御书百轴,以光私第。公卿多赋诗称美之,故有《华林书院诗集》。”


李八百隐居之洞


皇帝所赏赐之书竟然有百轴之多,如果说这些御书都是皇帝所书者,似乎数量有些大。以此推论起来,我觉得这百轴之书应当是藏书,而并不全是皇帝的书法,因为不少的资料都会记载华林书院藏书万卷,并且有不少大臣也在诗中歌咏此事,比如王禹偁在诗中描绘了华林书院的藏书情况:“水阁山斋架碧虚,亭亭华表映门闾。力田岁取千箱稻,好事家藏万卷书。……”当时的中书舍人张泊,也在诗中称:“举族敦儒雅,仍同小隐居。义风行郡国,圣代表门闾。世积千金产,家藏万卷书。……”而吏部侍郎李至也同样写到:“墙头翠色云分岭,井底泉声瀑落崖。讲席日闻谈俎豆,书厨时见整竿牌。……”


胡仲尧之墓


从这些情况看,华林书院的藏书达万卷之多,为此受到很多学人的夸赞。而对于华林书院的藏书规模,《中国历史百科全书》做出了这样的比较:“书院有丰富的藏书,正史与方志、族谱多次提到华林书院有‘万卷’藏书。万卷之书今天看来是个小数目,但在当时却很了不起,这个数字已经相当于北宋初皇家图书馆的藏书。史载:龚鼎臣曾询问三馆秘阁所藏之书,‘客有对以所藏之书,今存者有三万七千卷,其实万余卷尔。’华林书院的藏书看来并不比当时朝廷藏书逊色。”


宋真宗的赞语刻在了墓围上


段玲玉、傅荣贤在其《略论》一文中,通过分析这些诗词,而后指出华林书院其实建有自己的藏书楼:“为了妥善保管华林书院的丰富藏书,防止其散失,也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本家族子弟及四方学子,书院的主人往往在书院中创建书楼,予以收藏。在华林书院组诗中,即有大量描述乃至讴歌其藏书楼的隽永诗句,如‘书室构山前’,‘竹绕书堂气节殊’,‘烟萝泉石绕书堂’,‘水清山秀绕书堂’,诗中所说的‘书室’、‘书堂’无疑就是华林书院收集典藏图书文献之处所,即用以藏书的建筑。书堂就在山前构建,四周笋竹环绕,草树茂密,烟聚萝缠,山清水秀,的确适宜读书修身。”


眼前的风光


关于华林书院的特色,《奉新县教育志》总结出了三点:


一、华林书院是文学派的书院。因为宋代的书院大多属于理学派的书院,而在理学一统天下的局面下,华林书院却以文学为标榜,这确实是其特色所在。张伊主编的《江西学府志》中也说:“到了南宋时期,战争频繁,胡氏家族渐已衰落。华林书院尽管在南宋绍熙元年(1190年)重修了一次,然其规模远不如鼎盛时期。后来理学兴盛,成为儒家的正统学说,风靡于各地书院,以‘文学’相标榜的华林书院自然不合时势。延续到明清时代,华林书院就渐不为世人所知而淹没。”看来正是该院专讲文学的原因,才使得华林书院衰落了下来。


二、华林书院又是家族化的书院。此立论依据乃是引用徐铉在《洪州华林胡氏书堂记》中的说法,因此胡珰、胡仲尧开办书院,其最初的目的是培养胡氏子弟,但他们也并不拒绝外人前来学习,这也正是该院有影响力的地方,故而《中国历史百科全书》中说:“当时的华林书院是奉新地区教育事业的一大支柱,正是基于华林书院的这种重要作用,北宋著名文学家杨亿才把华林书院与东佳书堂、雷塘书院并称为‘鼎峙江东’的三大书院。”


三、华林书院开创了收容女生的范例。中国古代的书院极少有收容女生者,而《甘竹胡氏十修族谱》中则称:“如居浮云书院(华林书院的别称)……第宅阀阅,迢遥半市。东男膳堂,西女膳堂。一日三膳,苍头击鼓,膳者咸集,莫相混乱。”由此可知,当年的华林书院开办有男女分开的食堂,并且书院里女生的数量并不少,为此《奉新县教育志》评价说:“书院中的女生也跟男生一样,享有书院的各种权利。若有名流来院讲学,她们便列绛纱幔帐以听;书院举行酒宴,她们照例参加。宰相向敏中在题咏中便有‘酒泛金樽醉绮罗’之句以纪实。”


华林书院在社会上有着如此巨大的影响力,除了它的书院特色之外,还跟皇帝的夸赞有很大的关系,宋真宗曾给华林胡氏题写过如下的赞语:“一门三刺史,四代五尚书。他族未闻有,朕今止见胡。”而这几句赞语也是在讲述华林胡氏的研究文章中常常引用者,为此徐铉在《华林胡氏书院记》中感慨到:“呜呼!御札赐书,日星并曜,宸章圣藻,金石同辉。期有光于前人,不无望于累世,为胡氏之后者,庶几勉之。”



微信号:zhilanzhaiweili

藏书家韦力的古书之媒


Copyright © 广东甜品美食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