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甜品美食联盟

《我神奇的那些往事,譬如高考》(原创)

本元国学2018-04-15 16:36:10

我神奇的那些往事,譬如高考

平淡生活

看到本元的征文贴之后,左思右想,不知该如何定题,索性就写一下除父母之外,在我的成长之路上对自己影响很大的几个人吧。与大家分享我高考的故事的同时,也表达一份对挚爱之人的敬爱之情。

第一篇    爷爷奶奶 
         
我出生在黑龙江边境,一个建国后才建市的小城。因为国家鼓励开发北大荒的政策,在爸妈小时候,与他们的父母来到了我现在的家乡。(这是个背景铺垫,呵呵) 
     
话说我懂事之后,就隐约感觉到我奶奶和别人不一样,她的头总是小频率的来回摇,性格很开朗大方,在那个穷苦的日子里就很会享受,一幅看透人生百相的样子。奶奶家几乎夜不闭户,随便邻居还是路人来家里拿东西,见人就笑呵呵,从不与人争执,每天都是很开心的样子。她的口头禅是:家和万事兴,吃亏是福,钱是会越花越有的,儿孙自有儿孙福......诸如此类的话。也是奶奶从小给了我很多基础的人生启蒙。比如我很小的时候,奶奶就告诉我,将来找人家(就是嫁人的意思),不要看这个男人是啥条件,要去看他父母是否善良厚道,家里最好有长寿的老人,不要常有早亡的长辈等等,总之就是只要人好家人好,就可以了。其他都不要挑。(后来师父说,这些其实就是家族的根气,呵呵)


接下来进入正题,从小就知道奶奶家的仓房(北方在正房旁边搭出来放东西的仓库)里,有个平时盖着红布的小木牌,上面竖写着两行字:“胡黄二位仙,四季保平安”。爸妈不告诉我们是什么,但我们都知道,这是保家仙的牌位。家里长辈说,这位保家仙只是想借地方修行,保我们家人就可以了,不想出来多管其他事情,请他时才会出来,不请不出来的。现在来说大概就是很低调,只修自己的类型吧,呵呵。

有事情的话,爷爷奶奶,爸爸妈妈都会去上香,请她帮忙。请下来后会附在奶奶身上说话。但家人不愿让我们小孩子看到,一般都趁我们不在的时候去求。我唯一看到过的一次,是没请就直接附在奶奶身上说话,但是被爷爷很生气的给赶走了,怪她在孩子们面前乱来,说会吓着孩子的。但我能真实的感觉到他们的存在,因为请他们帮忙的时候,确实还蛮灵验的,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和妹妹的高考,还有我几次生病。



再说重点,我的高考。我的成绩从小到大都一直是中游晃荡,最多专科,不到本科的成绩,结果高考时状态很好,最后上了重点本科,创造了自己的历史最好成绩。成绩还没发表前,爷爷就告诉我,说他梦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,来告诉他:你孙女考上了,不用担心的。


我妹妹高考时,更有趣。考试后她自己预估600分,这个分数在我们那个小城已经是几年都难有的高分了。妈妈去找奶奶的时候,奶奶问妈妈(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问我妈,呵呵),到底多少分能考上想去的学校和专业啊(妹妹报的是北大国际经贸专业,我们市之前还没有人考进过),我妈说怎么也得6百3、40分吧。奶奶就说:哦,知道了。结果妹妹的高考分数,竟然就是634分。后来妈妈和我说,这位保家仙还蛮搞笑的,竟然这么认真的,就让考了个634分。呵呵。不过爷爷和我说过,其实我俩本来都没有考出这么高的分数,都是改卷和登录分数的人脑子瞬间一懵,我们就成了他们“一时糊涂”的幸运儿


再说给我治病。我大学里一次莫名其妙的生病,好久不好。我电话告诉了妈妈,妈妈去找了奶奶。奶奶第二天就说我没事了。是我过马路时被吓到了,她拿着小扫帚去扫了庙里菩萨身上的灰尘,我就好了。后来还有一次,奶奶给我做了一个护身符,用红布包成了三角形,红线编成了麻花辫绳子,让我带在身上,后来身体也好了。这个三角形的护身符,我至今还珍藏着,留作纪念。

奶奶还有一些,我们小时候看来很神奇的事情,不过她都很轻描淡写的略过。说啥都没有,她自己啥都不信,过好自己的日子最重要。

再后来,就在前几年,妈妈告诉我说,奶奶的头也不大摇了,保家仙好像对她说,自己也老了,奶奶年纪也大了,她要回山里还是其他地方,隐居去了。就是离开奶奶和我家的意思。这几年也没再听到有关这位保家仙再来的事情。

      

下面说说爷爷。爷爷奶奶生过8个孩子,在过去困难的日子里,生病等原因,只活下来4个。2个姑姑,1个叔叔。叔叔小爸爸12岁,两兄弟都属蛇。我虽然是女孩,但算是孙辈里最大的孩子,所以爷爷很多事情愿意私下里安静的讲给我听。


在我刚懂事的时候,爷爷告诉我说,在他还很小,十几岁在辽宁老家的时候,一次山洪过后,他和村里另外一个年轻人路过一个山脚下,发现洪水冲过的小路上,盘着一条很大的蟒蛇,蛇身比碗口还粗,盘起来的直径有1米多,就一动不动的卧在小路中间。同行的年轻人说,好大的蛇啊,赶快回村里,找人来杀掉吧。爷爷说不要杀了,长这么大多不容易啊。肯定是被洪水从山洞里冲出来的,杀了太可惜了。然后用地上的木棍还是大树枝去翘这条蛇,对他说,你赶快走吧,在这里被人看到会杀掉你的。爷爷说当时把木棍都翘断了,那条蛇才慢慢打开,爬走了。蛇爬过的地方,有的小树都被压断掉了。蛇爬走后,还回头看了看爷爷呢。我问爷爷当时害怕么,爷爷说不怕的,动物都有灵性的。你对他们好不好,他们都知道的。从那以后,我看到小动物和其他一切生命,都会很友善的对待,因为我相信他们都知道是否会被善待或者会被伤害。这是我刚懂事的时候,爷爷告诉我的故事,我记忆深刻。

再话说,大概我高中左右的时候,一次去看爷爷奶奶,爷爷很开心的对我说,还记得我救过的那条蛇吗?我说记得啊。他说:那条蛇来找我了,又附到你奶奶身上,说这么多年找我找的好辛苦,遇到很多障碍,才从老家找到这里的。说当年爷爷救了他,他一直记得的。我还很天真的问爷爷:那他那么大,平时都呆在哪里啊。我爷爷很随意的说:他们想大就大,想小就小,随便哪里都能呆的。我只有“哦~”的应了一声,其实还是不大明白到底咋回事。

5年前爷爷过世了,当时妹妹已经在国外,在爷爷过世的当天早上,妹妹做了一个梦,梦里的画面就是在奶奶家,亲戚围坐床前,爷爷即将离去。非常真实。她马上打电话给妈妈,问爷爷到底怎么样了,妈妈只能先隐瞒,没有说实情,因为电话的时候,正是爷爷的弥留之际,但是对妹妹的描述非常意外,完全就是现场的再述。当天爷爷就过世了。我是在爷爷离去的前几天回去看的爷爷,但工作关系,不得已又返回了上海,未能送他最后一程,只能算是和他道了个别,他告诉我说再回家就看不到他了。我当时非常难过,强忍泪水离开了他。可是妹妹没能回来,也许他有些惦念,所以也让妹妹看一下他的最后时刻吧。

第二篇 石姨

老家里有个妈妈同事的妹妹,也是妈妈的好朋友,彼此熟识,看着我们长大的阿姨。因为姓石,所以我们都叫她石姨。

石姨从我有记忆之后,就没有正式工作,在家里给别人按摩治病。我们有些大毛小病的,首先就是想去找奶奶,或者石姨,然后如果需要的话,再去医院。因为我感觉大家在她面前都是透明的。谁哪里有问题,怎么得的病。她偶尔搭个脉,大部分都是只看看人家,就能顺口说出病症和病因。而且她就给按摩推拿一下,偶尔拔个火罐,回去最多再让吃点六味地黄丸之类的小中成药,基本都能给治好。我觉得她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,相信中医的人,会认为是经络按摩和中药治好的病,相信超能力的人,知道她其实借助的又不仅仅是中医的药理和药性。 

每次去石姨家里,她不是在佛经,就是在看讲经的碟片,或者本来没看碟片,我去之后也会放个碟片,边给我治疗。石姨每天早上3、4点就起来打坐,晚上要半夜后才睡,每天只睡几个小时。常年全素,开朗乐观,身体很结实健壮,看上去也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。

从石姨那里,我知道了净空法师,她还让我看《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》。我很好奇她对这方面的知识从何而来,就问她哪里学的,她说自己32岁开始学佛,包括中医和推拿知识,全都是自学,没人教的。她说阴阳先生说她是背着药匣子投生的,所以就会给人治病了。我还问她,怎么会那么早就信佛呢,她说身边也没人信的,就是自己爸爸去世之后,给她托了很多次梦,还让她看到了一些现象之后,她才感觉,原来老话说的很多事情,是不是真的存在呢?佛到底讲的是什么呢?本来出于想研究一下的好奇心理,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到了现在。

我和石姨很谈得来,有事情了总喜欢去问她,直到现在,如果遇到身体问题或者心情不好的话,还是会电话去问下石姨的看法。她每次都是正中要害的说出症结所在,并且用很通俗的话讲给我听,让我心里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妈妈有事也喜欢去问她,有一次好像是因为什么事情想不开,跟石姨去说的时候,石姨竟然说,其实你大姑娘(家里对大女儿的叫法)比你明白多了,今后你有啥想不开,去和你大姑娘说都行。我妈回来告诉我的,说你石姨意思还是,今后让你开导我呗。言语间,还透露着对这话的不踏实和不信任的样子,呵呵。


还是要说一个石姨给我治病的例子。工作后一次回老家过年,一天晚饭时,我和妈妈提起了过世的姥姥。是姥姥把我带大的,我和妈妈说很想姥姥,想去殡仪馆看看她的骨灰,因为当时没有成家,一直觉得不该自己去看,而是和爸妈一起去才行。说的时候,还落泪了。结果第二天开始,我就病了。浑身从心里往外的冷,在室温2、30度的房间里,穿了很厚,盖了几条厚被子还是透心的冷,完全感觉不到暖意。妈妈很着急,开始觉得我是南方回来,一下子不适应感冒了,去诊所打针吃药,大年三十都是吊着盐水过的。但还是没效果。折腾了几天,初几的时候,带我去找了石姨。石姨给我按摩了一会儿,问我:你是不是说了啥话了。我说没说啥,就和我妈提起了姥姥,说想去殡仪馆看看她啊。她说,那就对了。你还没结婚,小孩子不要总想这些事情。石姨就告诉我妈,晚上回去,让我爸买些纸钱,从家里拿出去,边出门边说,走吧,跟我去拿钱吧,别折腾孩子了。然后到楼下十字路口烧掉就行了。说我不用打针了,再吃2天药,巩固一下就好了。

回去之后,我们按照石姨说的去做了,果然当天晚上身体就热起来了,过了2天就没事了。我还和我妈开玩笑,不如早点去找石姨给看了,害我白折腾了这些天,呵呵。

就是石姨告诉我的,持阿弥陀佛的佛号。她说,当内心恐惧啦,不安啦,想寻求帮助的时候,一心持佛号,就会有转机和改变的。在家里的时候,石姨还教我不舒服的时候,可以打坐,调理身体。
    
后来还有一次,我在上海。感觉从没有过的难受,头疼眼睛疼,身体疼,整个人就蜷缩在床上,吃药也没效果。打电话问石姨,她就让我打坐,持佛号。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不让家人打扰,坐了半个多小时,就明显好转,眼睛也睁开了,头也抬起来了。很轻松的下楼找我妈说话去了。我妈非常吃惊,说咋这么神呢,简直判若两人啊,看来这一套对你,还真有效果哈,呵呵。当时自己也很开心,默默感谢了一下佛菩萨和石姨的指导。

2006年我回家办结婚仪式,石姨还让她的姐姐送来了礼金,并说她吃素,来了也不能吃东西,就不来了。我去看她,她还说了让我好好过日子,开心工作之类的话。我回到上海后,就听说,她和老公悄悄的办了离婚手续,安顿好两个儿子结婚的事情,到老家郊区山上的寺庙里出家了,现在正式过上了出家人的生活。

之后因为在上海工作,生养小孩,就一直没再回老家,妈妈每次回去时,我都让她一定也代我去山上看看石姨。妈妈说第一次去山上见石姨的时候,她已经是出家人的样子,剃度了,穿着出家人的衣服,当时妈妈哭了,但是石姨很平和欢喜的样子,还安慰了妈妈。

后来因为想起来了一个好朋友的三姨(朋友妈妈的妹妹),也是出家,在九华山做一个尼姑庵的住持,儿女也都去了合肥一带,我就电话给石姨,问她为何不到此类佛教名山来出家,而且凭她的能力,起码做个住持之类的,还有小僧尼服侍饮食起居,还可以四处游学交流,多好啊。(忏悔的说,当初讲这番话的时候,我还真是带着很重的世俗之心的)。结果石姨很平静的对我说,我也这把年纪了,确实也不愿意出去折腾了。在这里挺好的,每天做点事情也是锻炼身体,在哪里都一样,都是修行。当时我又感觉一下子明白了一些修行的意义,观照一下自己的内心,原来还是很物欲和庸俗的啊,呵呵。

第三篇    僧人同学

女儿大概一周岁的时候,个性逐渐暴露,脾气倔强,个性很强,非常难驾驭和控制。一下子就让我内心很失落,自己生养的孩子,竟然无法教育和引导她,有些束手无策的无奈。突然感觉在做妈妈这件事情上,自己真的是白纸一张,用零经验值、无证上岗的新手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。

在此之前,我完全没有过自主学习的意愿,只是承蒙祖先护佑,侥幸上了大学,侥幸找到了工作,又稀里糊涂的遇到了老公,毫无想法的结了婚,生了孩子。总结起来就是,自己的人生只是在恰当的时候,遇到了适当的人,做了适当的事情而已。生活中毫无进取心和个人目标可言,也从没为某件事情而竭心尽力的去努力争取过。

好在从小受家庭环境的影响,我非常在意家庭的和谐,和父母对子女的责任。我觉得爸妈很认真、爱护的把我们养大了。我也要同样的付出,养育好自己的孩子才行。所以为了女儿,我上网查资料,开始学习该如何教育和引导孩子。然后看到了有关心理咨询师的培训,就报名参加了。第一天去上课,就遇到了本篇想说的,这位僧人同学。

这段引子有点长,还请各位见谅哈~~,呵呵。


此位同学,是上海某知名千年古刹的知客。常协助方丈处理一些内外部的日常寺务工作。20岁不到出的家,已经出家20余年。人比较矮小,长相也不算出众,中等身材。如果不是一身僧服,完全可以用淹没在人海来形容他。当天比我晚到了几分钟,他进来教室后,我感觉自己的心神就一直在跟着他,一整天都听不进去课。当晚还有课程,休息间隙,我实在忍不住,转身向他走去。未等我走到身边,他就笑着对我说:有什么事情,过来说吧。我还没坐定,眼泪就不住的流啊。。。当时样子肯定很囧,弄的其他老师和同学都很诧异,呵呵。

于是我就说了当时最困扰我的一个问题,就是我妈妈和外婆都信基督教,而我一直喜欢佛教。我很爱妈妈,不想妈妈不开心,但是又不想违背自己的内心。所以每次一想到信仰这个事情,就内心很纠结,很难过。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他很平和的对我说,没关系啊。佛教是最包容的,任何信仰都不排斥,你妈妈信仰耶稣也很好啊。起码是有信仰,有心向善的人。如果你想信佛的话,就不要有分别心,要开心的接受这个事实,慢慢的感化妈妈,一样会得到佛菩萨护佑的。就这几句话,一下子就让我豁然开朗了,感觉心里卸下了好大的一块石头。因为说实话,虽然家里也有保家仙的事情,也接触了石姨,但是在此之前,真的没仔细看过佛经,研究一下佛教都是啥道理。只是一个盲目的内心崇拜和朴素的信仰阶段吧。

后来一段时间,我有空就去找他沟通,帮他做点事情,让他给我介绍,该怎样学佛,该看哪些经典。他总说,不要着急,慢慢来。学佛是融入在生活中的,先能做个好人,对身边人都好,尽到该尽的社会义务,这是学佛的前提条件。直到今天,他还是这么说我,让我不要忽视家人和工作,只有做好这些本分,才可能修行正道的佛法。


我请他给我讲解心经,只简单的介绍了一下,就又让我内心感触到“内牛满面”的程度。不知道为什么,那时候见到他,听到他说话,就是想哭。后来见到至虹师父,也是这种感觉,不过对师父,我是想抱着她哭,而不是自己独自流泪(hoho~~,不好意思,害羞的说…)。这种流泪,不是伤心的那种哭,是哀而不伤?还是与亲人久别重逢的感觉?我到现在也无法准确表达。

后来,他又让我学习了大悲咒,了凡四训,地藏经,还有净空法师的《佛教基础知识》,圣严法师的《佛教入门》、《学佛群疑》和《正信的佛教》等经典资料。我才初步有了一点佛教的基本概念。时刻提醒自己,不要只是做一个盲目拜佛的迷信老太,呵呵。

还有,认识他不久之后,我就和他说,想拜他为师,学习佛法。他很坚决的拒绝我了(后来才知道,这是大寺庙的规矩,僧人可以给信徒做老师,但不可以收徒弟,也许是出于防止结帮拉派的目的吧)。他告诉我说,有任何问题,都可以随时去问他,与他交流。但是他不会做我的师父,我们可以是很好的朋友和知己。他还说,只要我有心,早晚会遇到自己真正值得追随,也真正能指导我人生的师父。当时听这句话,我还觉得好遥远啊......要什么时候才能碰到啊......那就先交这个朋友吧......这样的心态,仅此而已。呵呵。


第四篇  师父大人

下面隆重登场的,是师父大人!

在2010年2月底还是3月初,我记不清楚了,心理咨询师班的馨元同学,介绍我来参加灵气体验活动,一到现场我就感觉,老师很亲切,我很想接近。而且对灵气的介绍很实在客观,一点不玄乎,渔火师兄给我做的体验治疗,效果很好,我能很清晰的感觉到症状的缓解和他手上的能量,当时还害得渔火师兄差点没赶上火车,跑着去车站了,呵呵。

再回到正题,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和馨元、月月一起,连报了灵气的一、二级课程。觉得起码先了解和学习起来。

在一级的四次灌顶,我就感触很深,再次遭遇”内牛满面”,在灵气世界的上海版块里,也发过灌顶感受的帖子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围观看一下。二级学习后,感觉自己的手感和能量提升方面又有些小进步(不敢说大进步,因为确实练功不勤奋)。

尤其想说的是,在5月份2级课程学习时,我内心仍然是想接近师父,但又有些怕,不敢接近的状态。老顽童和馨元师兄是事先已经和师父申请好,要拜师的。我当时心里很羡慕,但又没有勇气。是老顽童师兄,特意把我叫到一边,说看出来你也是想拜师,跟师父感情很深的,为什么不提出来呢?我说:我一级学好后,没好好练习,感觉没资格啊。老顽童师兄说:没关系的,不要这么想。拜师修行首先要讲:信、愿、行。首先你要真正发心相信,并且有愿望了,就具备了两条了,认真拜了老师之后,再努力修行也可以的。你不要有心理负担,一起和师父提出来吧!

于是,在第二天课程结束后,我才鼓足勇气,怀揣着一颗忐忑的心,去敲了师父房间的门,向师父提出了拜师请求。当时,师父不顾一天的疲劳,与我和馨元彻夜长谈,一直到后半夜近2点。问我们是否真的想好要拜师,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。并语重心长的告诉我们拜师的意义何在,要如何发心修行,如何看待中国传统文化的延续,和修行的重要性。我感触最深刻的是,师父的话语,都是非常实在,贴切,能用非常科学、通俗易懂的道理来阐述修行和传统文化。完全没有个人崇拜或者其他的企图,看到的只是想传播中国传统文化、一心帮助更多人体悟人生、修行正法的紧迫感和责任感。


在次日,我终生难忘的2010年的5月16日,因为自己太过激动,头脑里只想着拜师这件事情了,竟然完全忘记了当天是自己的生日。直到中午时分,信用卡的银行发来了生日问候,我才醒悟过来,莫非真的是天意么?真的是冥冥中,在自己32岁生日这一天,实现了寻找师父的梦想,仿佛也验证了僧人同学的那句话,只要有心,总会找到能真正指导自己人生的师父的......

当天课程结束后,我还特地去买了一个生日蛋糕,在开坛拜师仪式结束后,与大家分享了我这份特殊的人生喜悦!

去年到总部去学习空氏自然疗法时(现在课程名为大医妙手),与易玄山人同班。晚上交流时,易玄师兄这位壮硕的山东大汉,饱含热泪,几度哽咽的说,在拜师之前,他已经自己学习了多年,但是一直内心很郁闷的就是,难道我就这样一辈子做个江湖术士了么?直到遇到了空师,他才醒悟过来,原来自己也可以是传统文化的继承和传播者之一。内心从此就踏实并有了方向。

因为我是北方人,我深深的理解北方男人对感情的表露方式,这样大块头的一位山东汉子,也能情不自已,激动到这种程度。确实可见师父的修为和人格魅力,还有传统文化的魅力所在。

同时自己内心里也十分庆幸,能在还算年轻的时候,遇到了二位师父和这里亲爱的大家!


第五篇    总结

终于要收尾了,各位坚持看下来的朋友们,辛苦了~!

回首自己短暂的还不到33载的人生,现在的我,唯有怀着一颗感恩的心、认真前行!感谢冥冥中的神明、先师们带领我走到了这里。

小时候家人对保家仙的供奉,现在看来,也只能算是一个朴素的民间信仰,完全没有到宗教的层面。但确实可以说,在我的心里埋下了,这个世界除了人类,还有其他层面的物质和能量,以我们还不熟知的方式存在,并且在努力的做着什么(现在看来,应该就是修行吧)。

石姨,让我初步认识了生活中的佛教信仰和修行。同时石姨给我的最大感受还是,虽然她信佛多年,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和妻子,她还是尽到了今生应尽的责任和义务,将孩子抚养长大,成家立业后才绝然出的家。在我现在看来,这是女众修行者,应该做到的基础和本分, 也是与男性信徒很大的区别之处。很多男性佛教徒,可以毅然放下家人妻儿,凭借出离心将小爱化为大爱。但妈妈的身份,对于每个孩子,毕竟都是唯一,不可取代的。作为女人,可能唯有付出好小爱,才有资格来讲心怀大爱吧。

我的僧人同学,让我近距离的看到了现代的出家人和出家生活。并且了解了一些基本的佛教知识。更加理性现实的考虑信仰问题,以及怎样努力度过一个属于自己的佛化人生。我已经去他所在的寺庙,申请了本年度的佛教皈依仪式。将在今年的5月,正式皈依佛教。这无疑也将是今年里,我的又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。希望未来的生活中,自己在这条路上,能够勇往直前,努力修行!

还有师父,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(不好意思,又一次找不到合适的语言表述,呵呵)。前日在QQ群里我曾说过,师父好像是我哪一世的亲人,轮回中又终于遇到了一样。这个大家庭里的人们,都似曾是前世的亲人一般,无论是否熟悉,都很亲切,从内心里愿意接近,毫无戒备,满心欢喜。在这里,自己的内心能恢复到小女孩一样的状态和放松。



相关阅读:

法术助缘差生逆袭上一本!

原始六壬!


本元国学


本元国学,智慧之门,修身立业,成己成人。

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,您将定期收到精彩有趣的原创文章。

Copyright © 广东甜品美食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