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甜品美食联盟

那年甲子 . 两人舔一支雪条的夏天

楼主:甲子国 时间:2018-09-12 12:48:49


报料 . 广告 . 微信 : jzg0660jzg

【 甲 子 • 雪 条 】

文 / 陈贵鹏


记得很小的时候每到夏天,大人们都会骑着单车载我们去甲子公园附近那畔头买雪条,至于最早的雪条冰室印象中很模糊了。也是到近二十几年来才陆续听到三角楼脚冰室、北栅王爷公脚冰室,但是这两家早以消声灭迹只留在我记忆中,现在的雪条不比以前了,有布丁、脆皮等各式各样,以前的雪条相对奢侈的有带绿豆、红豆,普通雪条是甜的。




当我上学的时侯,大陂小学门口总有一个卖雪条的阿老。放学的时候,阿老总呦呵着粗哑的鸭干声(嗓子)喊着:“甜雪条,一角银一条,爱来卖就着趁快……”我们这群拏仔(小孩)被深深吸引过去,紧紧围着阿老。一个拏仔从口袋内掏出张一角钱的纸币递给他,他从面前的白泡沫箱里取出一条雪条后立即盖好盖子。我翻遍口袋,只找到一枚五分的毫指仔(硬币)。小伙伴增伟盯着我手心内的五分钱,高兴地对我说:“我口袋里也只有五分钱,咱俩凑在一起就够买一条雪条了。”于是我们俩将两个毫指仔(硬币)凑在一起买了一条雪条,欢喜够雀跳鱼跃。我拿着雪条和增伟并肩走着,我舔一口,感觉的美滋滋、甜丝丝的,然后再将雪条伸到增伟嘴边,增伟也舔一口。最后我们两个把雪条舔干吮尽,只剩下一根雪条枝。那时候觉得雪条是世界上最爽口的零食,也梦想着以后能够每天吃一条。长大之后,口袋里的钱可以买很多很多雪条,却不再喜欢吃那东西了。八岁的时候,沉迷于雪条;十八岁的时候,沉浸于书籍;二十八岁的时候,沉醉于茶香……我的人生就这样匆匆而过,只在记忆里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。




以前我家厝后有一片小树林。一到夏天,那些树木郁郁葱葱,远望去犹如一座绿色的岛屿。中午的时候烈日当空,热气蒸腾,整个世界像个蒸笼。小树林的地面上仿佛被繁密的树荫织成了凉席,凉意浓郁。街坊邻居们都搬着凳子到小树林里坐凉。他们坐在一起谈些家长里短,或者玩几场纸牌。欢声笑语在绿荫里回荡。火金姑在这里跳舞,扬毕纯在这里吟唱,紫花地丁、野茼蒿也在这里烂漫开花。我和小伙伴们玩累了就趴在大人们的腿上,缠着他们让他们讲故事。



一转眼,我长大了,在陌生的城市里漂泊。纵横交错的街道将城市划成很多区域,层层叠叠的钢筋水泥分割出不计其数的小世界。我们不知道隔壁住着谁,更不会和邻居互相来往。我们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呆烦了到公园里随便逛逛,散散心,欣赏一下那些从大自然中移植过来的花草树木,看看那些熙熙攘攘的陌生人。我总觉得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远了,人与大自然的距离也更远了。我总是怀念小时候的那一片绿荫,我总是怀念那个两人舔一支雪条的夏天,总是怀念以前甲子的夏天。

via:端阳社

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